將於12月29日登場的第四季【東吳大學實境藝術節】,即是臺灣第一個以擴增實境(AR)及虛擬實境(VR)為互動載體的校園藝術節,此藝術計畫由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劉維公及胡氏藝術公司執行長胡朝聖共同策劃,為期五年。自從2017年推出以來,已累積24位藝術家、29件藝術作品、6件藝術家與學生共同創作,成為全臺擁有最多實境藝術的文化空間。

今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不僅改寫人類生活型態,亦更加快對於科技的變革與想像。近年世界各國積極全面推動的5G技術,將再度從4G的行動互聯網應用邁向萬物聯網的時代,而隨著5G時代的到來,過往尚難普及的VR與AR趨勢再度成為關注的焦點。《亞洲藝術新聞》專訪藝術節的幕後兩位推手:東吳大學校長潘維大和擔任策展人的劉維公教授,分享藝術節如何結合VR與AR技術,進一步延伸創作的介面與觸發想像。

亞洲藝術新聞:【東吳大學實境藝術節】是臺灣第一個以擴增實境(AR)及虛擬實境(VR) 為互動載體的校園藝術節,2017年提出計劃並推出第一季的藝術節。能否先請校長分享當初藝術節成立的背景和緣由?

潘維大:談起藝術節的起源,必須先回歸至世界風起雲湧的科技浪潮。在如今所謂「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的時代,數位智能已經是與人們密不可分的課題。東吳大學雖然是以傳統學院著稱的學校,但我們也相當重視新科技的發展以及對高等教育的影響。常言道:「人要役物,而不能役於物」,科技最終回歸的還是人性,因此思考如何善用科技、數據是未來不可或缺的技能之一。因此,東吳大學於2015年成立巨量資料管理學院(Big Data當時在臺灣翻譯為「巨量」與「海量」。後來臺灣才跟著沿用中國的「大數據」名稱),培養藉由程式語言作為延伸應用,讓資訊視覺化以及看數據說故事的能力。

此外,現今大學不能再侷限於單一知識,要教出擁有兩種專業技能的跨領域人才。劉維公老師在2017年便向學校提出的兩個計劃:一個是「文化基因實驗室」,針對地方進行文化採集、推動創生的工作;另一個計畫就是「實境化世界推動辦公室」,那時提出打造「π型人才」的口號,也就是我們時下所稱的「斜槓青年」。結合科技與培育創新人才的這兩個方向,【東吳大學實境藝術節】於焉誕生:它不只是推動美學教育,也是在推動科技新興教育。這也是我們跟劉維公老師共同努力的目標。

亞洲藝術新聞:東吳大學的校內單位「文舍明日聚場」為藝術節的共同統籌,能請您們分享此單位的源起及使命?

潘維大:「文舍明日聚場」(簡稱T Hub)所在的位置是以前的學校牧師宿舍,是一棟超過50年的老房子。我們將這棟對東吳來說具有歷史意涵的校舍,作為結合文化與科技的創新基地。當時因校舍老舊,我們還花了一大筆錢去進行整修,特別是當時的屋頂被白蟻蛀蝕很嚴重。

劉維公:我想插話一下,當初校長提出整修的時候,我真的很感動!因為一般老舊校舍大多是整個拆除,或只是將屋瓦稍事修補。但校長那時慷慨解囊,特別從日本找回一樣的原木,我覺得這也反映出東吳大學對於校內環境以及文化傳承的看重。

潘維大:就像前面說的,「T Hub」是東吳大學推動「π型人才」培育的其中一環。它另一個重點任務,就是培養出具有「提案力」與「實作力」的人才,因此更加著重在學生人文考察的技能、以及實境科技應用的知識,為社會議題提出有效、具體的總體解決方案。

劉維公:像是「T Hub」每年固定會舉辦踩集街區工作營,藉由走訪田野場域、挖掘在地故事,並製作自己的作品集,打造學生從創意提案、影像設計至編輯排版等多元的能力。同時還有不定期的實境科技體驗,截至目前,「T Hub」帶領學生參與過8場實境教材開發會議、6場實境藝術創作工作坊,還有超過20場其他類型的工作坊和沙龍。

亞洲藝術新聞:自第二季「東吳大學實境藝術節」開始,「T Hub」皆邀請藝術家,針對東吳大學的歷史脈絡、自然地貌、校園生活進行創作。在前三年的籌劃中,過程有遇到什麼樣的難忘之處?VR與AR技術在推動上,有什麼優勢與阻力?

潘維大:對校務人員來說,AR和VR相較於裝置藝術最大優勢,在於它幾乎不受外圍環境因素的影響,因此不需要經過編列預算、招標等冗長的行政流程;對於藝術家的創作來說,更是無邊無際,我認為創意空間更為擴大了。

在這四年的藝術節之中,我印象深刻的是在2018年,藝術家劉時棟的作品〈綻放〉因受到原位於校門口的蔣公銅像遷移的影響,而無法呈現原本構想;直到今年,我們決定請工程師打造一個數位版的蔣公銅像,透過實境科技,我們對於保存校園歷史記憶,以及文化與時代俱進之間,找到了一個平衡點。

劉維公:回應校長所說的,藝術節的目的是在突顯科技對生活的應用。它不是單一某個系所或領域的專業;同時這些科技進入校園時,必須納入人文的層面。藝術節第一年推出的時候,我們只是將藝術家的作品轉換成AR介面。從第二年開始,「T Hub」就跟胡氏藝術討論,希望藝術家實地走訪校園場景,創造全新的作品。因此每件作品的完成,至少經過一至兩次的場勘,例如我們會帶藝術家,在第一教學大樓,俯瞰東吳大學全景,找尋激發他們靈感的場地。

公共裝置藝術在規劃時往往受限於參觀動線安全、建築結構至保存等環境層面問題,實境藝術則不具這些阻力。例如,我們原本打算在校園入口的「大階梯」空間,置入一件巴豪嵐吉嵐結合AR的公共藝術裝置,需以釘子加固;但由於「大階梯」今年剛整修完成,校方不希望外觀受到破壞,於是我們重新與藝術家協調,重新設計一個方案。相對來說,實境作品沒有空間條件的框限,有更高的靈活性,這即是實境藝術最大的優勢之一。最後必須再次感謝學校全力支持此一專案,並給予承辦人員和藝術家極大自由的發揮空間,讓「T Hub」的能量得以不斷累積。

2017 東吳大學實境藝術節曾雍甯蔓延
2017 東吳大學實境藝術節曾雍甯蔓延
亞洲藝術新聞:請問劉策展人今年帶來哪些藝術家的作品?為何將主題定為【一山曇花】?

劉維公:今年的主題【一山曇花】源自東吳的校友張曉風女士寫過的一段話,她將提到那些我們無福見到的美景、不曾經歷過的大山大水,比喻為「一山曇花」;雖無福親見,卻能透過想像與創造,成為心中難以忘卻的景緻。

今年我們邀請五位藝術家,繼續針對校園的歷史脈絡、自然地貌、學生生活進行創作。在10月份的時候,「T Hub」已先邀請兩位參與的藝術家推出「實境創作營」:如前述的原住民藝術家巴豪嵐吉嵐,將在雙溪校區師生時常聚集的大階梯設置野豬雕塑〈回歸〉,藉此提醒人們萬物生命的寶貴;同時邀請東吳學生彩繪屬於自己的野豬圖騰,透過實境技術,把實體作品與虛擬作品結合。藝術家成若涵帶領東吳大學的學生共同創作紙雕作品〈專屬寄憶〉,融入青春的酸甜。

東吳大學自1900年創校以來,經歷過草創、戰爭、遷台復校的動盪與艱辛,藝術家林銓居由此出發,思考學生心中對於「蘇州」大學想像的樣貌,以作品〈湖石〉回應屬於百年校園之美。藝術家洪譽豪則使用3D掃描方式擷取東吳大學的校區景緻,作品〈時間環-掣流於溪〉為這座坐落在外雙溪畔的大學串連起時空中的不同向度和體驗。藝術家張育嘉作品取材東吳大學的歷史及生態環境,把校園的傳教士黃安素先生及校園的藍鵲與松樹呈現在作品之中,突顯東吳大學特色外,作品〈藍鵲傳教士〉也結合Spark AR技術,讓觀者可以使用AR濾鏡直接分享在Facebook和Instagram平台上,實現藝術與數位科技上的創意及互動,走入生活,連結人與科技、人與自然、藝術與地景的關係。

亞洲藝術新聞:您們希望藉由藝術節達成什麼樣的成果和目標?除了藝術節的推動,還能怎麼深化對於新興科技的關注和思維?

潘維大:科技持續發展,面對後疫情時代,未來每個人的工作究竟會面臨什麼改變和挑戰,是很嚴肅的議題。我認為現今的大學科系架構,已不足以讓學生應對未來要面對的社會;尤其今年遇到不尋常的疫情影響,加速新型生活方式和典範的轉移。對於校方來說,未來學校將鼓勵每個系所成立一個「AI應用研究中心」,針對AI對不同領域造就的影響與改變。靠文、法、商各科專業知識整合設計,提出不同的教學方法、教學理念和課程內容等調整,因此首當其衝的會是學校師長,藉由他們由上而下的推動,帶領下一代關注新興科技的應用和思維。這一研究中心的切入核心將是從「人」開始,而不是「產品」,讓科技真正的人文化,最終的成果是反射在學生身上,讓他們更提前一步面對未來的變革。資源永遠有限,但創意無窮盡。

劉維公:去年東吳大學社會系便成立了「人工智慧應用研究中心」。去年舉辦了工作坊,今年繼續接著做讀書會後,我發現有學生產生興趣,並自發組織讀書會,我認為是很好的開始。世界變化的腳步很快,藝術節的推動帶來的是由外向內的觸發學生好奇,但真正的關鍵仍在於高等教育的師生是否具備認知,擁抱AI帶來的影響;如果始終對AI抱有成見,那不僅在課堂推動不具成效,更無法激起大家回應和討論。但我相信隨著校方的大力鼓勵和贊助,越來越多老師、校務人員開始意識到AI對我們生活的重要性:從食衣住行都息息相關。除了AI,我們希望陸續推動5G和藝術的結合,5G高速、低延遲、廣連結等三項特性,以藝術文化層面來說,增加了臨場體驗和即時性,將更一步讓VR/AR的應用層面普及化。希望藉由實境藝術和AI的研究,讓東吳大學變成無限揮灑創作的空間,創造另一個途徑的典範––––人文社會結合創新科技的典範。

新聞來源:聯合新聞網(開新分頁)